陕西建筑材料联盟

解禁VIP 第四百四十五章: 小小的振奋

雷霆反击2018-06-19 04:25:48

提斯普尔的防空能力,6个小时内只恢复了大约一半,但是在上一次偷袭成功的方向上部署了新的补盲雷达,经过计算,其对高空目标防御半径缩小了25%,从云南起飞的苏-30战斗轰炸机,开始使用一种新的战术,在接近最大升限和速度的情况下接近敌人防御圈边界,以求投掷滑翔炸弹获得最大射程。最初的几枚炸弹,因为该地区的气流变化不定,落在了距离跑道30公里的区域,印度陆军初步判明下一轮空中攻击的主要目标,应该是封锁空中通道,但是鉴于导弹部队快打光了,只能靠后部署,以策自身安全。中国军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,已经获得了空地系统对抗的优势。


  指挥部在暴雨后,就已经发射了一颗孟加拉湾上空的同步气象卫星,以弥补对该地区气象掌握的不足。此时,这颗刚刚进入预定轨道的卫星,立即获得了比前沿不定时发射的无人气象观测机更精准、及时的报告。


  第二批轰炸机起飞攻击时,已经开始利用新的气象信息制定航线。这些飞机利用航程优势,在南方转弯,然后升高到16000米,在敌人防空圈边缘投弹。这些炸弹利用暖湿上升气流的助力,大大提高了射程,大部分都落在了提斯普尔跑道上。在黎明前,孟加拉湾多变的气流一转成为了中国空军的助力。借助风势的攻击又进行了三次,均落在了提斯普尔跑道上,卫星制导炸弹也升格为了一种效费比极高的区域外武器。


  攻击后,提斯普尔的跑道上留下坑坑洼洼的弹坑。从卫星观察,这些圆形弹坑散布得很均匀,落点很理想,对于缺乏钢板和快干水泥的守方工兵而言,如何在短时间内恢复其作用,成为了一道无解的难题。最终,中国空军的轰炸速度远远超过了敌人填补坑洞的速度。


  果然,一架强行降落的C-17运输机,在驶过一处草草修补的弹坑上时,跑道发生了塌陷,这架飞机损坏了前起落架,一头栽在了跑道上,燃烧起来,它也成为了进入提斯普尔的最后一架大型运输机。


  随着每小时5吨的弹药倾泻,这条跑道最终失去了修理的价值,印度第557工兵营,在损失了大量人员之后,终于放弃了修复。指挥部命令其整装通过,进驻普拉卡利亚布拉马普大桥,防守大桥的南侧小镇及其引桥部分。其主要任务转变为在必要时破坏这座大桥。贾布瓦机降的敌人部队正在布拉马普特拉河的南岸急进,每一分钟都在快速靠近大桥。


  新德里总理府。


  卡汗总理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后,终于可以参加军事会议了。他在医生搀扶下走进会议室的时候,与会的大部分印度官员们都沉浸在悲观主义情绪当中。有人看到总理进来,忍不住拍起手来,最后冗长的掌声演变成了狂热的叫嚣,一些人的信心又开始没来由地燃烧起来,难免有人会想,如果天意期望印度失败,为什么还会让总理醒来?当然这种一厢情愿的念头之后,印度无兵可派的窘迫状态,并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
  总理微笑着向所有人挥手,包括他不喜欢的几位。


  “我很高兴在我昏迷的时间内,诸位依然如此紧密地团结在圣雄的理想下,由此可见,我们的敌人打错了算盘。”总理挥动枯干的双手,止住人群的躁动,地下会议室内渐渐安静了下来。“敌人的进攻筹谋已久,所以和历史所能见证的所有阴谋一样,短时间内使我们陷入了极大的被动。但是,他们的暴行正在积累,而我们将变得更加团结,这注定了他们最终的失败。”


  “我们会在联合国出示中国炮火焚毁村庄,摧毁城镇,屠杀老弱妇孺的证据。以及大量使用不人道武器的证据。”辛格适时地接了一句。


  “西方记者已经进入战区了吗?”


  “各通讯社都派人去了,不过中国人的电子干扰延迟了他们发稿,今天上午,全世界就将看到第一批战场画面。”有人回答道。


  “现在战局怎么样?”总理接着问道。


  现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寂静,没有谁接总理的话,于是他只好自己转过身去,看墙上的地图。


  从贾布瓦出发的蓝色箭头,已经大大地向西推进了,总理扶了扶眼镜,试图看得清楚一些。他昏迷时,敌人还处于防守状态,现在他们正沿着两路……实际上是三路在展开进攻,战场被分割得乱糟糟的。贾布瓦出发的敌军,正沿着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两岸向提斯普尔进军,南路的一路已经进展了一大半的路程,而己方的援军还堵在西古里走廊上。更东面的地方,边界正在激战,有一个边疆区似乎落入敌手了。


  经过这些天的历练,实际上连站在总理身后的心血管医生,也已经能一眼看明白这些地图上箭头,以及它们所代表的的形势了,于是医生赶紧抓紧总理的手臂,以免他突然又发生什么状况。


  但是总理没有任何的激动,他只是长叹了一口气:“看起来,情况变得很麻烦了,考验我们决心的时刻到了。”


  提斯普尔西南140公里,贺凡正在指挥自己的连队有序加油,步兵们形成了一个警戒圈,不时与溃散下来的几倍于己的敌人交火,敌人没有夜视设备也没有求战心,一遇战斗,纷纷向其他方向逃走了。


  远处的炮火正越来越近,必须趁着最后的夜色尽快完成加油工作,他很担心敌人反应过来可能给油罐车来一下,不过一切还都算顺利,油罐车只被自动步枪击中了几次,而且没有打穿。


  贺凡从显示器上可以看到后方部队正在接近,动作很难,显然印度人燃烧车辆堵塞公路的措施起了作用,他难免有些得意,在他看来,摩托化的步兵仍然过分依赖公路和工兵,在阿萨姆这样河流纵横的起伏地带上,实在谈不上太好的越野机动性,除非实在必要,他一定得甩掉他们。


  己方的无人机一直在头上转悠,进行各种侦察。提斯普尔以东的区域,已经探测不到大规模的电台群活动了,前面的敌人要么是丢失联络了,要么就是丢掉电台了。从他一路追击的情况下,至少在丢掉累赘的物资,轻装跑路这方面,印度人还是相当果断的。他切换到无人机的视频观看了一会儿,画面边缘的跟踪告警指示一直没有亮起,看来敌人的防空能力大大萎缩了。


  在最后一辆车完成加油前,他已经认真地研究了下一步的态势。显然卡利亚布拉马普大桥,将会是下一阶段的重中之重,如果自己够快,就可以赶在大股残敌之前,切断他们逃回提斯普尔的路,沿途还可以扫荡敌人的防空武器。他草草在计算机上设定了行进路线,然后通过车际网络发送到其余的每一辆车上,他知道等一会儿,参谋长会发一条类似的,但是略保守的路线供他参考。


  最后一辆战车总算加满了油,能够在战场上找到6500升柴油算是非常的运气了,在这之前,他已经用掉了四分之三的油料。他呼叫步兵上车,然后开始新的一轮突击。期间无人机不停地为其提供前方的视频图像,直到无人机探测到地面雷达的威胁,才转向其他方向。


  林淮生没有约束贺凡的突击,只是提供了一条参考路线。他手上的航空燃料终于凑够了,马上派遣了4架携带反坦克导弹的轻型直升机去追赶贺凡,以接替无人机为其提供空中侦察和掩护。徐景哲已经转告了他一个机密,卡利亚布拉马普大桥的北岸他或许可以解决,如果贺凡能够迅速将大桥南侧的引桥部分控制住,敌人破坏大桥的计划或许可以阻止。


  林参谋长思忖,这座桥是提斯普尔的退路,敌人没有主帅,应该不会有谁能够下决心将其炸掉,这倒是留下了一个机会,如果贺凡的速度真的快,或许可以趁着敌人这段混乱时期夺下南部引桥,如此他的部队就可以直接开进提斯普尔,但是徐景哲怎么解决北部的守桥部队,他就不知道了。他只是能够猜测,徐景哲在城里可能有几名级别较高的内线,否则就不好解释,他怎么能轻易掌握敌人首脑的动向了?


  黎明时分,常勇的武装直升机编队逆着阳光飞过察隅河,对逃遁中的敌人第5师展开截击。由于气候的突然变化,使得他无法翻越过多雄拉山加入突击贾布瓦的部队序列,完全错过了前面的战斗,事实证明林淮生似乎也不太需要重火力武装直升机的支援。现在他重新回归入指挥部的直辖部队,指挥部将其大队作为主要打击力量留在了察隅,原计划用在歼灭印藏特种部队的战斗上。但是获悉印度将拉贾斯坦的第104中队分批调派进入阿萨姆后,他提前获得了战斗机会。


  第104中队也是印度的王牌,他们并不驾驶苏-30或者幻影2000,他们驾驶米-35武装直升机,对各突击部队,尤其是林淮生的坦克先锋构成很大威胁。另外,呼号喜马拉雅之龙的第117中队,正在加尔各答秘密换装新式装备,大量的情报表明,美国向印度交付了一批使用过的阿帕奇直升机,这将是常勇非常期待的对手。


  他沿着设定路线一路飞行,与昆塔将军的撤退部队平行着15公里,他没有率队飞到逃兵头上扫射一番,敌人队列里没有太多的高价值目标,直接袭击他们似乎得不偿失,他要做的更绝——将沿途的桥梁和防空部队一一摧毁,彻底断绝这股逃敌的退路。


  6架直升机略高于山脊飞行,这样旋翼上方的毫米波雷达就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。

  直扑战区的武直十编队


  雷达不负众望,迅速截获了前方自北向南的移动车队,似乎是要赶上第5师的另一股敌人。射手眼力不错,很快就看到了大量吉普车和马匹组成的车队。常勇还没有来得及请示上级,电台里就有人告诉他,不用例行识别,那是敌人的一个炮兵部队,需要优先解决,另外要特别防范萨姆-7之类的武器。常勇猜测这是地面上雪狼发回的情报,不过管他呢,眼下弹药充足,绝对不能错过。


  “队形散开,注意红外告警器,随时准备发射干扰弹。”他简单布置了一下,这样孱弱的敌人实在没必要太费周章。


  敌人远远听到了直升机接近的声音,开始惊慌起来,人员和马匹开始各自寻找退路,只留下车辆在简易公路上乱作一团。


  射手调整机关炮对准那些较大的目标,眼前的射击十字始终因为直升机姿态的变化而在游移当中,机炮具备稳定随动瞄准线的能力,但是架不住太剧烈的动作。


  他必须不停地调整,直到接近比较可靠的射程。


  3.5公里外,直升机开始发射红外干扰弹,这样有助于破坏地面导弹射手的瞄准,这一带印度部队的防空导弹较为落后,在这类似情况下,抢先发射干扰弹,可以使得导弹导引头很难分辨捕捉到目标。果然,敌人的车队中有只有一枚导弹腾空而起,常勇立即向一侧侧转,敌人导弹没有跟上这个动作,笔直从数百米外飞过去了,他怀疑地面射手根本就没有完成瞄准就在慌乱中发射了导弹。


  射击手提醒他立即保持平稳,他立即推变距杆同时推操纵杆,保持飞机轻微向前,同时轻踩脚蹬恢复原来机头的指向。这期间,射手射出了一串炮弹,没有打中,然后修正了一下,再次打出一长串炮弹,将刚才发射导弹的那辆吉普车摧毁。一发小口径弹药击中了直升机风挡,留下一个白点,他立即拉总距杆,上升了一些高度。


  另外5架直升机也开始自由射击,但是没有浪费一发火箭来摧毁这些无装甲的车辆,只用机炮就将从头至尾一溜大约40辆军车全部打着起火,好在这个营还剩下一些马匹,还能驮一些武器。常勇没有对这些牲口下手,他觉得没什么必要。


  地面上王铁川躲在暗处连连点头,总算比起在山区乱扔炸弹的喷气机要强很多。

因描写战术、武器真实到泄密,险些被关小黑屋的“禁书”!

长按二维码,马上看禁书全文!


Copyright ©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