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建筑材料联盟

他用所有凝视等待一个瞬间|思·凡

迷幻蘑菇2018-06-12 01:28:42



在拍摄的时候,我总是闭着一只眼睛,我用这只眼睛观察自己的心灵;我又总是睁着一只眼睛,我用这只眼睛观察整个世界。


——亨利·卡蒂埃·布列松


爱摄影的人对布列松这个名字都不会感到陌生,法国著名人文摄影家,"现代新闻摄影之父",用他小巧的35毫米的莱卡相机遍访世界,记录20世纪的战火风云、人情百态。他坚信世界凡事都有其“决定性瞬间”,“最小的事物也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”,倾其一生屏息捕捉平凡人生的巧合点,使事物的表象与内涵在定格的刹那成为永恒。


如今这弥漫速朽之气的社会中,还有几人能以上世纪摄影大师的专注与动情来凝视生活?我心目中,复旦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思凡便是这样一个偏执的造梦者。


一年前初识思凡,除了帅,我还清晰地感到一种隐忍的勃发,应是太强烈的能量藏积于过于年轻的躯体,好看的眼睛又因谦卑而光芒四射。后来我知道他是被提前保送复旦的“少年天才”,是会在挚友面前痛饮、痛哭、痛脱衣服露出完美肌肉的性情中人,不顾一切转到理想专业,不辞辛苦自己写本子、拍片,他比同级人年轻,却成熟得多。


搭档眼中,他是个“创作型选手”,脑子里布满天马行空的想法。“很幸运吧”,他说,“想象力和创造力没有被教条式的教育磨灭”。



记录生活





“我更看重摄影的社会意义而不是美学意义。”


他喜欢街拍、纪实,尤其注重照片的故事性,喜欢光影流动的韵致、瞬间爆发的诗意、无限可能的想象。



斯里兰卡




为了那个“决定性瞬间”,他常常独自享受焦苦的等待。


“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张在斯里兰卡的一个智障学校拍的一个画面,用手机拍的。在一个很空旷的、它们平时做些活动的一个大厅里,一个学生趴在水泥地上睡觉。当时就特别想把这个画面拍下来,但拍了几张都不是很满意,因为画面只有这一个重心,还体现不了空旷。这时候,无意识的,另外一个学生跑到了大厅的对面去,开始抓墙。因为大厅很大,而且手机是个广角镜头,人物变得很小,这个画面立马就变成我想要的了。当时拍完了这张照片,心里很兴奋,但不敢叫出来,怕打扰了他们自己的世界。”


这一瞬,静极,质朴的画面流动着精巧的平衡,唯有空旷感无限延伸……



影片截图





虽然思凡喜欢纪实摄影,但他更倾向于摄影本身是一种创造而非仅是记录,“记录世界和表达自己,大概是个二八开”。


他最爱的还是电影艺术,“我们都知道并且承认,电影艺术对于一般观众的思想影响远超于其它艺术(摘自电影美学)



思凡肖像






文|菇娘

摄影|思凡








点击阅读原文回顾上期精彩内容

扫码关注迷幻蘑菇

亲爱的,我已经等你太久了


Copyright © 陕西建筑材料联盟@2017